瓜子奇闻_搜罗全球奇闻异事_世界之大_带您去看
当前位置:瓜子奇闻_搜罗全球奇闻异事_世界之大_带您去看 > 未解之迷 > 正文

胤礽两次被废对康熙打击有多大 此事过后康熙总是病病殃殃

对太子胤礽被废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康熙十四年,(1675)在三藩之乱最焦灼之际,康熙向天下发布一道重要谕旨,立皇长子胤礽为皇太子,解释说:“自古帝王继天立极”,必须建立元储,以此保证宗室社稷的“无疆之休。”因此这次立长子为皇太子是“垂万年之统”,“系四海之心”的大事。

胤礽被册立后开始了更为全面的宫廷教育,以此为将来继统做出准备。这个孩子八岁就能左右开弓 背诵四书,确实很优秀,作为父亲的康熙对他非常满意,评价他:“骑射、言词、文学无不及人之处。”此后在康熙三次亲征葛噶尔丹,让他坐镇京师 代表康熙举行相关活动 各部院的奏章也都交给他处理 显然康熙确实苦心孤诣的对他进行培养。

然而,树大招风,帝国的风云就在许多人的投机之中开始出现了许多问题。先是索额图获得高位,并且领侍卫内大臣,由于他是胤礽母亲是索额图亲侄女,所以索额图愈加膨胀,由此一点点将胤礽拉下水。“专权用事,贿赂公行,人多怨之。”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开始利用胤礽的影响与明珠等人开始激烈竞争,最终造成胤礽被康熙所厌恶、失望乃至于防备。

胤礽在这个情况下开始出现越轨念头,他说:“古今天下,岂有四十年太子乎?”由于早年被康熙的宠爱,愈加不知谨慎,甚至“刚愎喜杀人”,因此康熙在第一次废太子时已经总结把大清交给他“必至败坏我国家,戕贼我万民而后已。”因此在康熙四十七年,老皇帝与太子发生直接冲突,甚至说出了:“朕未卜今日被鸩,明日遇害,昼夜戒慎不宁”的话,因此在外出回京路上他宣布太子罪状:“不法祖德,不遵祖训,惟肆恶虐众,暴戾淫乱。”因此他“不堪接替太祖,太宗、世祖创立的基业,将其废黜,并加监禁。”与此同时处死索额图两个儿子,然而让康熙没有想到的是,其他儿子看到太子被废认为都有了新的机会,由此开始纷纷争抢太子之位,进一步导致了事态的严重。在罢黜太子后,康熙亲自祭天,并写下文书说:“臣虽有众子,远不及臣”。因此可以看出,康熙对儿子们普遍是存在不满的。

废黜太子对康熙的打击相当沉重。胤礽被废之后经常“忽起忽坐,言行失常,啖饭七八碗尚不知饱,饮酒二三十斛亦不见醉。”《清圣祖实录》对此,康熙认为胤礽“竟类狂易之疾”,心生恻隐,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啊!

让康熙没想到,他的兄弟们开始希望他处死废太子。大阿哥向康熙说:“父皇,二阿哥(废太子胤礽)活着终究不成器,请您痛下决心……

“此后当如何?”康熙深锁眉头说。

“八阿哥还算是可靠之人。”

老皇帝听完这番话心如刀割,他已经感到事态极端严重,程度超过他最初的预判。

康熙召集诸皇子当面质问八阿哥说,你想当皇太子吗?八阿哥立即跪倒,语塞不出。九阿哥和十四阿哥替他解释:八阿哥绝无此心,必有什么误会,此事我等皆可作保。

康熙最后宣布说:“借此邀结人心,树党倾轧”否则段不姑容,并列举之前总师褚英、莽古尔泰等人微例子,希望他们吸取历史教训。最后又告诫大臣们说:“凡非本王门上之人,俱不许在别王子阿哥处行走”。《清世宗实录》

在宣布完这些后,康熙绝望地说:“众阿哥当思为君父,朕如何降旨,尔等即如何遵守,始是为臣子之正理。”又说:你们若是争竞不息,等我死时,“必至将朕躬置乾清宫内,尔等束甲相争耳!”他想到了英明一世的齐桓公却在死后因为几个儿子争夺王位将其饿死的下场。

老皇帝的眼泪

听说废太子胤礽因被废黜,以至于精神错乱,老皇帝十分心痛,“日日不能释然于怀”。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甚至“无日不流泪”。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老皇帝决心再给废太子胤礽一次机会。

为了缓冲激烈的胶着状态,老皇帝向诸皇子和大臣开始做废太子胤礽的平反工作。一是胤礽虽然有很多错误,但却都是“鬼魅所屏蔽”。二是胤礽的罪行有些是胤禔诬陷的。三是胤礽的悖逆行事,是索额图父子唆使,由此康熙信誓旦旦向皇子们和大臣们非常自信地作保说:“胤礽断不复仇怨,朕可以立保之也。”《清圣祖实录》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康熙复立胤礽为皇太子,没想到的是胤礽竟比之前更加狂妄,日常享受和服饰、陈设规格都超过康熙。

对此康熙说:“伊所奏欲责之人,朕无不责;欲处之人,朕无不处,欲逐之人,朕无不逐;惟所奏欲杀之人,朕不曾诛。”

康熙对此一面怒不可遏,一面似乎又无计可施。然而还是太子和他身边的人会干出伤害自己“一世身名”的不测之事,最后老皇帝下决心彻底和以胤礽为代表的集团决裂:“今众人有两处总是一死之言,何则?或有深受朕恩,倾心向主,不肯从彼,宁甘日后诛戮者;亦有微贱小人,但以目前为计,逢迎结党,被朕知觉,朕即诛之者,此岂非两处俱死之势乎!”《清圣祖实录》

其实外界一些颇有见地的官员也对此早有预见,被提前罢斥回到家乡的王鸿绪说:“我京中常有密信来,东宫目下虽然复位,圣心犹在未定。”陕西作过道员的程兆麟和一些中级官员都普遍认为“东宫虽复,将来恐也难定”。

基于对大清的责任感和自我安全感的基础,老皇帝理性作出决定,宣布再次废黜胤礽:“如此狂易成疾,不得众心之人,岂可付托乎!故将胤礽仍行废黜禁锢。”与此决断说:“后若有奏请皇太子已经改过从善,当释放者,即诛之”。

这个皇太子给了他相当大的痛苦:“数年之间,隐忍实难,惟朕乃能之。并非从今往后不可再忍,倘若朕躬有不测之事,如何向祖宗交代。若因爱子之心切而毁坏累代声誉见责,朕亦无言以对。”

经此之后,康熙的身体日渐衰弱,六十岁后的康熙从此总是病病殃殃,精神头极差。大部分日子都闷在房间里,那个壮年之时可以独自来开需要五人合力才能拉开的大弓,射出的箭是普通的两倍之长且能百发百中、威风凛凛,英勇善战,运筹帷幄的政治家,晚年在亲情和政治之间的残酷夹缝中完全被毁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瓜子奇闻_搜罗全球奇闻异事_世界之大_带您去看 » 胤礽两次被废对康熙打击有多大 此事过后康熙总是病病殃殃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