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奇闻
当前位置:瓜子奇闻 > 未解之迷 > 正文

古代废长立幼有违祖制 汉景帝为什么能立刘彻为太子

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带来汉景帝和刘彻的文章,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刘彻作为皇十子本没有希望继承大统,是汉景帝的一次更立太子事件让这种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但是,废长立幼终究有违祖制,就没有人出来反对吗?当然有,身份还不一般。吴楚七国之乱的头两号功臣周亚夫和窦婴都坚决反对,可汉景帝仍然废了刘荣。其实,在后来韩安国与梁孝王刘武的一段对话中已经能看出来:彼时的汉景帝是多么的强势。

汉景帝剧照

一、汉景帝对曾经的恩人也丝毫不买帐

汉景帝立太子之路可谓一波三折,因为薄皇后无宠无子,这也让他的一众儿子们都看到了成为储君的希望。其实,无嫡立长这本也没什么好犹豫的,刘荣是长子,理应被立为太子。但是,窦太后和梁王刘武却成了汉景帝面前最大的绊脚石。

窦太后是个极为贪心的人,她不但自己权力欲熏天,在大儿子已经贵为一国之君后,还希望小儿子继承大统。这位母亲有她自己的理由:汉文帝就是接了哥哥汉惠帝的班,刘武为何不能“照猫画虎”呢?再说,商朝的多数王都采用了“兄终弟及”的传让方式。

汉景帝和窦太后剧照

汉景帝当然想立自己的儿子为储君,他可以毫不客气地对抗所有人,却不能无视母亲的感受,好在这时窦婴站了出来。作为窦太后的侄子,窦婴竟然“胳膊肘往外拐”,他义正严辞地说出了刘武不能成为合法的继承人。可以说,刘启第一次的立太子之事,窦婴功不可没。

其实,窦婴站在汉景帝的一边并非出于什么私心,只是按照祖制办事,防止不必要的争斗。所以,当刘荣要被废黜之时,他也毅然提出了反对意见。面对自己曾经的“恩人”,刘启表现出了很强势的一面:我行我素。彼时的汉室帝王已经不再忌惮功臣、外戚的影响力,他们的权力已足够控制朝堂内外。

窦婴剧照

二、汉景帝毫不手软地除掉父亲留给自己的国之重臣

废刘荣一事,反应最强烈的非周亚夫莫属了。除了嫡长子继承制的关系外,他还是太子太傅,刘荣的老师。周亚夫本是汉文帝留给汉景帝的一个“杀手锏”,刘濞的谋反很可能已在汉文帝的预测之内了。事实上,刘启和周亚夫也确实有一段“蜜月期”。然而,废黜自己的学生另立他人却是周亚夫接受不了的。

周亚夫本是武人出身,且继承了周勃刚硬的性格。这也让他在和汉景帝博弈期间横冲直撞,往往让一国之君下不来台。他是在“七国之乱”里立了头功,可也正是因为这次平叛,让七国宗室的实力大打折扣,汉景帝的中央政府里有了更大的能力去对抗外界的各种势力。在周夫亚夫看来,他是秉公办事,一切为了国家;可在汉景帝看来,报效国家首先得报效君王。现在他周亚夫连当朝君王都不放在眼里,自己百年后,继任者又怎么可以驾驭得了他呢?所以,铲除这位国之重臣便已列入汉景帝的工作计划之中了。

周亚夫剧照

三、韩安国对刘武的一番话表明汉景帝已无人可挡

如果窦婴和周亚夫还不足以构成对汉景帝的“威胁”,那韩安国和刘武的一次对话则完全表明了汉景帝的强势。在汉景帝朝时,韩安国还是梁王刘武的下属。刘武因为袒护刺杀袁盎的凶手,韩安国声泪俱下地跟他说了一句话:“临江王,适长太子也,以一言之过,废王临江。”

韩安国剧照

韩安国在这里讲的就是刘荣从太子被废为临江王的原因。这个“以一言之过”记载得很模糊,《史记》和《汉书》均没有再做进一步的解释。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句话致使汉景帝龙颜大怒呢?可能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在汉景帝重病期间,曾想让栗姬在自己百年后照顾其他子嗣,可栗姬当面拒绝。

第二种情况:一个太行官请求汉景帝立栗姬为皇后。

栗姬剧照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栗姬确实惹怒了汉景帝,可汉景帝只是非常失望,并没有立刻对栗姬做出任何的处罚。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这句话并不是栗姬直接说的,姑且认为汉景帝觉得这个太行官是栗姬指使的(实际是由刘彻的母亲王夫人所指使)。那么,又会产生两个问题:

刘荣并无大错,仅凭他母亲的一句话就能说废就废吗?

汉景帝怎么那么肯定这个太行官是栗姬指使的呢?他至少应该调查一番才合情合理。

所以,比较合理的解释是:刘荣犯没犯错,这个太行官是谁指使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汉景帝有了这个由头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废长立幼。韩安国想必就是看懂了这一点,才告诫刘武不要再做无畏的抵抗了。从这里就能看出来,汉景帝当时的权力已经无人能阻挡了。

汉景帝剧照

结语

汉景帝立刘彻,是靠着自己强硬的手腕一步步达成目标。他顶住窦婴的压力,铲除周亚夫,力扛窦太后和刘武,最终甘冒废长立幼的争议。无论怎么样,成王败寇。汉景帝赌对了,他成就了日后那位雄才伟略的汉武大帝,也成就了自己的一世英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瓜子奇闻 » 古代废长立幼有违祖制 汉景帝为什么能立刘彻为太子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