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奇闻
瓜子奇闻
当前位置:瓜子奇闻 > 野史秘闻 > 正文

二战纳粹旗下的“娃娃兵”,硝烟中可怜的孩子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二战纳粹旗下的“娃娃兵”,硝烟中可怜的孩子》的文章,感兴趣的读者朋友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在今天这个“六一”特殊日子里,作为喜欢二战史的小编,不禁却回想起七十多年前血雨腥风中的那些德国少年。那一代德国少年被称为“希特勒的孩子”,却无奈的也成为了邪恶纳粹德国的牺牲品。

1922年5月13日,古斯塔夫·伦克在慕尼黑组建“阿道夫·希特勒少年冲锋队”,当时只有17名成员,啤酒馆暴动失败后,该组织被解散。1926年,库尔特·格鲁伯重建该组织,取名为“希特勒青年团”。

希特勒接见少青年团成员

到1930年,希特勒青年团的人数已经超过25000人,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成为希特勒的忠实粉丝。希特勒曾经对他的政敌说:“我并不畏惧你们,因为你们的孩子站在我的身后!”现在回想起希特勒的这句话依然让人不寒而栗。

1933年,随着希特勒成功上台后,希特勒青年团人数激增。1932年时,希特勒青年团人数仅为10万人,到1933年增到230万人。到1936年,德国青少年必须加入“希特勒青年团”,其人数发展到800万人,可以说20世纪年代、30年代出生的德国人都曾是希特勒青年团成员。

纳粹旗下的少年

1936年,德国政府正式出台规定希特勒青年团是国家青年组织机构,所有10至18岁之间的青少年均要加入,同时其他青年组织全部被禁止。同一年,纳粹德国又在“新年号召”中宣称这一年是“德国少年团年”,第一次将这一年10岁的全体儿童纳入希特勒青年团下属的儿童组织:德国少年团。

为了抓住“德意志未来”们的心,青年组织为德国男女少年儿童提供此前只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才能参加的业余活动:穿越整个德国的旅行,徒步漫游,骑自行车,以及户外野营。这些有趣的团队游戏和冒险,对孩子吸引力是致命的。

希姆莱和少年兵握手

而很多天真的德国孩子却表现出了比成年人更多的“狂热”,对于这些涉世不深的少年们来说,仅仅是一件漂亮的制服也足够吸引他们,根据那个年代的少年团队员的回忆,“制服就是一种礼服”。谁要是获准穿上渴望已久的少年团队服,谁就感觉被接纳加入了穿制服的、由帝国事业奉献者组成的团体。

在战争后期,大势已去的德国兵源严重不足,因此开始将这些可怜的少年派上前线。这些年龄从12岁到18岁的少年兵都是“希特勒少年冲锋队”和“希特勒青年团”的成员,打小饱受纳粹教育,对上前线充满自豪,作战中比成年人还不怕死。

德军娃娃兵

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震惊世界的党卫军“希特勒少年师”,也叫“婴儿师”。该师成员大都是德国的“大孩子”,但个个作战勇猛、伤亡之惨重、结局之凄凉,在孩子兵参与战争的历史上绝无仅有。但这支部队在二战以后很少被人提及。

因为对于这段历史,德国人自己都不愿意重提,因为让未成年人去为邪恶帝国做炮灰,他们认为这是民族的耻辱。特别是在柏林战役中,无数德国少年甚至是儿童,他们扛着“铁拳”反坦克筒在柏林街头对抗苏军坦克。

战争中的孩子

战役前夕,柏林防卫司令官魏德林曾下令解散该组织,可当时局势混乱未能有效传达和执行。因为是未成年人,战后希特勒青年团也未被起诉追究。希特勒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场合中,接见的同样是这些少年,在1945年的3月20日,此时距离他自杀身亡还有一个月。就在那天下午,他在帝国总理府的后花园里,接见了来自东线的二十名德国少年兵。

其中有一位和希特勒握手的少年,他叫威廉·赫布纳,16岁,是一名传令兵。赫布纳回忆道:“我大声说完姓名、职务和来自哪里后,他抚摸了我的脸颊,说:’很好,我的孩子’。他发表了简短的讲话,然后带着下属和德国牧羊犬离开了。我很兴奋,被元首握手接见是最高的荣誉,但我们的阿道夫已经是一个憔悴的老人。”

和希特勒握手的赫布纳

返回部队后,赫布纳还想继续参战,但指挥官告诉他战争已经结束了,让他回家。但是他的家乡被划给了波兰,他们一家被驱逐出境。后来,赫布纳在莱比锡的煤矿做了一段时间学徒,最后在巴伐利亚定居,成为一个非常有能力的发动机装配工,2010年去世,享年81岁。

在众多纳粹旗帜下的少年中,赫布纳无疑算是幸运的,有无数孩子却倒在了柏林的街头。最后愿世界和平永在,珍惜我们当下这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也希望全世界所有孩子也再看不到硝烟,都永远能沐浴在“六一”节日的快乐之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瓜子奇闻 » 二战纳粹旗下的“娃娃兵”,硝烟中可怜的孩子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