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奇闻
当前位置:瓜子奇闻 > 未解之迷 > 正文

汉灵帝真的是一个昏君吗 只能说是一个失败者而已

很多人都不了解汉灵帝昏君的事情,接下来跟着小编一起欣赏。

中元六年五月,年仅三十二岁的汉灵帝刘宏驾崩。刘宏的尸体还没凉透,一场政变就在他的灵前悄悄展开。

小黄门上军校尉蹇硕,以有事商量为由,将大将军何进骗入宫中,企图一举刺杀何进,然后拥立陈留王刘协为帝。蹇硕百密一疏,他身边有位叫潘隐的司马,跟何进有旧交。何进刚刚迈入宫门,潘隐以眼神向何进示警。何进大惊失色,迅速转身逃出宫外,打马直奔自己控制的军营。

何进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妙,他立刻做出两项决定,一是称病住在军中不出,连汉灵帝的葬礼也不参加;接着他又立刻发兵,将各郡国王侯们在京的官邸,全部监视起来。

暗杀这种事,一旦打草惊蛇十有八九会被蛇咬。蹇硕行动失败后满心惶恐,为了抢时间,他不得不向十常侍求助:

“大将军兄弟秉国专朝,今与天下党人谋诛先帝左右,埽灭我曹。但以硕典禁兵,故且沈吟。今宜共闭上阁,急捕诛之。”

何进的目标不光是我蹇硕,而是我们所有宦官,他现在唯一忌惮的是我手上有兵,你们要跟我一起,想办法捕杀何进!

结果,蹇硕很衰,第二次被“自己人”出卖,中常侍郭胜、赵忠,把蹇硕的计划,原原本本告诉了何进。有十常侍做内应,何进轻而易举地通过黄门令,将蹇硕就地斩杀。

别以为这件事画上句号了,这场政变才拉开序幕!

蹇硕一死,何进立刻吞并了蹇硕控制的西园八校尉。三国时期最重量级的人物之一,袁绍出场,他立刻怂恿何进:乘着你们哥俩掌兵,立刻斩草除根,把所有的宦官统统杀光!

何进本来已经被袁绍说动,可惜她的妹妹何太后说什么都不同意。结果一边是袁绍不断催何进快动手,一边是何太后坚决不同意。在利令智昏的袁绍建议下,何进做出了一个摧毁东汉政权的决定——引董卓入京,威逼何太后诛杀宦官。

这件事的结果就是,被逼上梁山的宦官们,诱杀了何进,袁绍、袁术等人又血洗皇宫,屠杀宦官两千余人。董卓趁京城杀得一片狼藉之际,强行入宫,挟持了皇帝和太后。从此政权落入董卓之手,接下来全国各地的讨董运动,事实上造成各地方,都成了军阀割据势力,东汉帝国进入倒气状态。

蹇硕谋害何进,是这起惊天巨变的起因,那么蹇硕为何要谋杀何进呢?其实还真不能怪蹇硕,他是在执行汉灵帝临终前的遗旨:扶立次子刘协登基!

汉灵帝有两个儿子,长子刘辩由何皇后所生,次子刘协由王美人所生。汉灵帝认为长子刘辩轻浮,没有人君威仪,一直想立刘协。可是刘辩的舅舅何进手握重兵,汉灵帝心有顾忌,所以迟迟不做决定。

结果这一拖,拖到自己被阎王爷招生了,只好把愿望寄托在上军校尉蹇硕身上,可惜蹇硕根本不是何进的对手。

东汉皇帝连续数代绝嗣,像汉灵帝这样,一下子生了俩儿子,且活下来的状况,还是一百多年前的事。对皇家来说,本来是可喜可贺的事,汉灵帝为何冒这么大风险,非要废嫡立庶?真的因为刘辩轻浮?

史书中但凡出现脱离证据,纯道德意义上的人物评价,大多情况下都靠不住。刘辩是否真的那么不堪不好说,但是至少,汉灵帝废嫡立庶绝不简单。

作为皇帝,驾崩前最关注的事情其实只有一个——身后江山的稳固!刘辩即位江山会不稳固吗?是的,汉灵帝已经从祖先及自己的经历,看透了一个本质:不摆脱豪门士族集团的控制,皇帝永远是傀儡,原本被寄予厚望的何氏一族,让他彻底失望!

东汉自开国以来,一直由几大功臣势力家族,与皇帝平分治国之权的模式,亦称皇权与豪门士族共治天下的模式。这个模式的建立,与光武帝刘秀,与功臣势力的合作渊源有关,虽然东汉帝国由此得以建立,但后世皇帝的权力,始终遭受豪门士族的掣肘。

盛行于东汉的外戚势力,其实都是豪门士族集团的代言人,几大家族轮流站在帝国权力的最顶峰。从第三位皇帝汉章帝之后,每一位皇帝都是幼年登基,大权旁落。

以汉灵帝为例,他十一岁即位,权力却完全掌握在皇太后窦妙,和大将军窦武手上。窦氏在“九月辛亥政变”中被灭族后,汉灵帝被塞进来一位皇后宋氏。很显然,这是豪门士族集团新一轮控制皇权的手段。

史书上说,宋皇后无辜被废,虽说是事实,可背后所透露的信息,远非道德审判所能涵盖。我们从汉灵帝在废掉宋皇后,改立何氏的举动,分明可以窥视到他力图摆脱豪门士族集团掣肘的迫切心情。

何氏被立为皇后,创下了东汉的历史,她是唯一一位出身寒门的皇后。何氏祖上的职业是屠户,属于手工业者范畴,士农工商,仅比商人高一点。

何氏被立之后,汉灵帝立刻着力提拔何进、何苗兄弟,其意图无非是借外戚势力,对付豪门士族集团。

请注意,虽然都是外戚,但何氏这个外戚,与窦氏、梁氏、宋氏、马氏等外戚不一样,何氏与豪门集团之间泾渭分明,没有任何交集,更没有利益瓜葛。所以,何氏可以成为皇权的拥趸。

当然,这只是汉灵帝个人的政治图谋,他看似精妙一步棋,却被豪门集团轻易破解了——他们迅速渗透,将何进拉进豪门集团势力范围。

何进这个人,虽然出身寒微,但是对士族集团存在天然的敬仰,他在任大将军期间,大量启用社会名流,甚至起复了党锢之祸中被废黜的党人。

何进为何主动向士族集团靠拢?士农工商啊,社会最尊崇,最高人一等的阶层,谁不向往?何家今天是外戚,明天还是外戚吗?脱离了外戚身份后,难道再去杀猪?

所以,外戚与士族集团的媾和几乎是必由之路,汉灵帝对何进的期望,太一厢情愿。

何进的“背叛”让汉灵帝大失所望,毫无疑问,将来刘辩登基,帝国权力的结构,必将又回到以外戚为首的豪门士族,掣肘皇权的老路。所以,刘辩不能登基。刘协的生母王美人已经被何皇后鸩杀,王氏比何氏更要“寒门”,刘协可以不受士族集团控制。

这才是汉灵帝废嫡立庶的目的,饱含政治理想。

为了他的这个理想,汉灵帝曾经多方努力,比如成立鸿都门学。鸿都门学成立于光和元年,即汉灵帝登基的第十年。很多人只看到鸿都门学以辞赋、书法为研究方向,是一个“专科学校”,却没有看到,鸿都门学招聘的对象,全都是寒门仕子,且数量极大。汉灵帝还迫不及待地将这些人,任命为刺史、侍中等高官,甚至封侯。

很显然,汉灵帝是用极端的方式,试图与豪门士族集团做切割。因而鸿都门学的学生,也遭到了豪门士族的鄙视和抵制。

如果我们把视野伸向四百多年后的隋唐科举制,就会发现,鸿都门学何尝不是另一种“科举”?都是通过新的选拔机制,革掉豪门士族集团的命!难道汉灵帝的这个政治远见,不值得赞许吗?

汉灵帝设立的西园八校尉,其实是一次对何进军权的解构行动。西园八校尉成立于中元五年,即汉灵帝驾崩前一年,存在的时间极短,它以宦官蹇硕为上军校尉,兼任元帅,统领全军,理论上何进这个大将军,也要归蹇硕节制。

西园八校尉的成立,透露出汉灵帝掣肘何进的急迫心情,也是一次很不成功的尝试。他希望通过西园八校尉,可以反制何进,可事实上,等他一驾崩,西园八校尉几乎集体反水,站在了何进一边。

汉灵帝忘了一个基本事实,他自己尚且不能控制何进,凭什么让一个失去皇权支撑的蹇硕,斗得过依靠豪门士族的何进?

汉灵帝的第三个尝试,以宦官制约豪门士族集团。东汉的宦官势力,有一个逐步强化的过程,是皇权与豪门士族集团斗争的必然结果。

到汉灵帝时期,宦官几乎拥有了与士族集团等肩的政治待遇,可以担任要职,可以封侯,可以娶妻养子,可以祭祀祖先。虽然史书以此痛斥汉灵帝昏庸,可是用我们今天的视角来看,汉灵帝不光不昏庸,还非常高明。

可惜的是,汉灵帝对宦官集团过度参与政治后,由利益分化形成的新格局未能及时辨析。包括赵忠、郭胜等很大一部分宦官势力,已经倒向了以何进为首的士族集团。这就是蹇硕在掌握主动权的情况下,轻易就失败了的原因。

讽刺的是,宦官有意倒向士族集团,可是豪门士族集团并不接纳他们,反而欲除之而后快。这就是形势迅速恶化,导致巨变的原因。

由此可见,东汉末年的政治格局是相当的混乱,各派政治利益存在斗争,又存在相互融合。汉灵帝为了缔造一个独立的皇权时代,做出了种种努力,怎奈豪门士族集团正处于不可遏制的上升期,注定他的努力要失败。

历史是由士族阶级撰写的,他们站在本阶级的立场,对汉灵帝多有黑化。客观讲,汉灵帝此人虽是失败者,但还是一个很有追求,很有头脑的政治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瓜子奇闻 » 汉灵帝真的是一个昏君吗 只能说是一个失败者而已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