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
当前位置:奇闻异事 > 灵异恐怖 > 正文

白衣女子:鬼故事2篇(细致极恐胆小勿看)

鬼故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分析起来简直细致极恐。下面分享白衣女子鬼故事2篇,胆小请绕开!

白衣女子鬼故事一:

公园的一个角落月站在一群举着保姆牌子人里一个阔太太走在每月五千去吗?“月很爽快地答应了,下了车月看见白衣女孩门口胸前带着一朵红色究竟是人是鬼,还是一切是一个局。

在公园角落的一块空地上,站着许多首举保姆牌子的农村丫头,月站在这里有点不合群,因为她太漂亮,偶尔有男雇主上前搭讪,月都拒绝了,她仿佛在等待,又仿佛很着急,因为她的眼神总是飘向面前的路。

白衣女子:鬼故事2篇(细致极恐胆小勿看)

突然,她的眼前一亮,一个阔太太模样的女人一摇一摆走过来,她的到来让人群沸腾了一下,不少女孩自动围了上去。可她只看向月,她寻找的就是月这种漂亮的女人。

”保姆!每月五千去吗?“她撇开众人,走到月的身边,傲慢地问道。

”好!“月很爽快地答应了,脸色却变得凝重。

”走吧!“阔太太挥了一下手,然后扭着屁股向回走去。

坐上阔太太的车,月一路没说话,什么也没问,阔太太轻蔑地看了一眼她兴奋的脸,冷笑了一声。

车停在了一座别墅前,月跟着阔太太下了车,远远的月看见白衣女孩站在门口。

”门口的女孩是谁?“月惊讶地问。

”什么女孩?“阔太太瞪了月一眼。

”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月说完手向前指了指。

”瞎说什么,那根本一个鬼影子都没有。“阔太太说完,狐疑地看了一眼月,好像她是疯子一样。

”真的,你看那女孩走过来了,她胸前还有一朵花,一朵红色的花。

“什么?”阔太太跳下车,使劲揉了揉眼睛,哪里有什么白衣女孩,她回头瞪了一眼月说:“别装神弄鬼,啥也没有,赶紧下车进去。”

月只好下了车,但是她一直看向门的一边,好像真的在看一个人,而且她还笑了笑,像是和谁在打招呼。

鬼故事之白衣女孩

“快走!”阔太太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快速抛下月向别墅里走去。

月跟在她身后,走得很慢,时不时看看周围,好像她从没看见过这么漂亮的地方。

阔太太已经不耐烦了,她大吼着让月快一点,别磨蹭,自己先钻进了别墅。

月跟着进去,别墅里的喧闹和外边的孤冷极不相符,这里装潢豪华,客厅里大约有四五对男女,女孩个个打扮的和公主一样,只是有的坐在男人怀里,有的被男人抱着亲吻,这种地方让月想到了妓院,所以她站在门口没有动。

“干嘛哪?进来。”阔太太已经脱了她的外衣,里面是一件低胸的连衣裙,很性感妖娆。

“这个……”月有些为难地看着那些男男女女。

“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快和我来。”阔太太板着脸,很凶的样子。

月低着头随着阔太太走进去,不知道谁的手,掐了她屁股一把,她尖叫着跳开,看见身后一个矮小的男人哈哈大笑,他的手还举着,显然是他的恶作剧,月的眼圈红了,她想回去,可是大门已经锁上了,她根本没有退路,她颤声对阔太太说:“放我出去,我不干了。”

白衣女子:鬼故事2篇(细致极恐胆小勿看)

“讲好的,不干?那就留点东西才能走。”阔太太也火了,走上来一个嘴巴扇在月的脸上,月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还好被人扶住,他想说谢谢,可是那双手并不君子,摸上了她的胸,她的脸一红,奋力挣扎,可是怎么也逃脱不了背后那双手,突然她不动了,指着面前惊讶地说:“白衣女孩……”

随着她的惊叫,所有人都不动了,齐刷刷地看向她,她微微一笑,像是对着空气打招呼。

身后的手缩了回去,她站好,时而皱眉时而叹息,她说:“你说你也在这里做过保姆?他们逼你……”月突然闭上了嘴,回头看向众人,众人也在看着她,阔阔太太的脸上露出一股冷意。

“这个人不能留。”阔太太淡淡地开口。

已经有人抓住了月的手,月没有挣扎,她的眼神还看着前方,好像她正在认真听人说话。

“快!弄死她。”阔太太疯了一样大吼,几步走到了月的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说她叫小慧,你雇的保姆,可你杀了她。”月盯着阔太太。

“是我杀了她,又怎么样,谁让她不识好歹和你一样,要是乖乖听话,我何苦要她性命?”阔太太说得理所当然。

月听完笑了,她笑声响起的同时,门被大力撞开了,警察一拥而进。

阔太太想逃,月三五下踹开了抓住她的人,追了过去,几步就追上了阔太太,给她戴上了手铐。

阔太太被抓到警察局后,她想要见月,她问月真的看见那个白衣女孩了吗?

月点点头,指着她身后说:“她现在就站在你后面盯着你。”

阔太太瞪大了眼睛,没来得及回头就吓晕了,醒来后,如实交代了一切。

月笑着走出审讯室,一边小声的自言自语:“你可以走了,去投胎吧!人间不是你该留的地方。”

一阵冷风袭来,仿佛有个细小的声音说了句谢谢,然后风飘出了窗外,消失在碧空中。

白衣女子鬼故事二:

今晚虽然和外商谈得很辛苦,但毕竟有了起色,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送走外商后,见天色已晚,我打发走司机小王,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小柔那里。

门外的白衣女子几个月前,开酒店的张老板请几个同行吃饭,当时我也在场,不知怎地,我一眼就看中了这个漂亮的女服务员。借口上卫生间,我在无人之处拦住了小柔,问她愿不愿意到我酒店做事。小柔脸一红,竟然跑了。

不久,我就接到小柔的电话,说愿意到我这儿来做事。我哪舍得让她做事,当即买了一套大房子,瞒着老婆把她供养起来。但刚刚过去一个月,小柔就不满足这样偷偷摸摸,整天吵着要我和老婆李兰离婚,娶她。这怎么可能?我想想都觉得好笑。

白衣女子:鬼故事2篇(细致极恐胆小勿看)

小柔一看到是我,小嘴撅得老高,满脸不高兴。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和老婆离婚的事。“你总得给我点时间吧?这离婚的事不是说离就能离了。”我又像以前一样,伸手搂住小柔,用甜言蜜语来哄骗她开心。说实在话,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李兰离婚,和小柔在一起我纯粹是找乐儿。

“你又想骗我!”小柔挣脱我的双手,大声嚷嚷,“我今晚就死给你看,让你一辈子不得安宁!”我本来是想过来轻松一下,却没料到是这种结局,真扫兴!我白了小柔一眼,没把她的话当真,自顾自上床睡觉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时已是下半夜。“咦,小柔呢?”我揉了揉迷糊的眼睛,发现小柔不在床上,觉得很奇怪,下了床,四处寻找。

卫生间的门虚掩着,我一把推开了门,借着客厅微弱的灯光,朝里一望,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小柔身着白色睡衣,身子直挺挺地背对着门,吊在屋顶的钩环上。那件白色真丝睡衣是我上个星期刚刚给她买的。

我吓傻了,只有一个念头,赶快逃离这是非之地,于是匆匆抓起自己的衣服,夺门而逃。站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被冷风一吹,我后悔了,不该这么一逃了之,最起码也要把小柔的尸体处理掉。好在我平时行事一贯很小心,和小柔之间的事还没有第三者知道。这么一想,我稍稍安下心来。

我哆嗦着手点燃了一支烟,考虑了半天,决定请一个帮手,把小柔的尸体神不知鬼不觉地埋掉。我拨通了司机小王的手机,小王这小伙子我很欣赏,跟了我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不属于他该知道的事决不乱打听。

时间不长,小王开着车到了。我拉开车门,钻了进去,向小王简要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小王面露惧色,欲言又止。我一见,拍着胸脯说:“事成之后,我决不会亏待你这个朋友的,怎么样,这下放心了吧?”我都这样说了,小王还能说什么?在我的指引下,开着车来到小柔的住处。

我推开门,一股阴风扑面而来,不禁打了个冷战,双腿忍不住抖了起来。我把小王往前一推,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双腿再也不听使唤了。

不一会儿,我听到小王低低的喊声,壮着胆子朝里走去。小王已经把尸体用床单裹起来。他作了一个手势,意思要我帮他搬一下。我刚弯下腰,全身就僵住了,手指着小柔的尸体,吓得说不出话来。“没关系,大概是她死不瞑目。”小王用手在尸体脸上抹了一下,小柔圆睁的双眼总算合上了。

我和小王搬着尸体,塞进了小车的后备厢,发动车子快速向郊外开去。在半路上,小车突然狠狠地颠了一下,好像轧到了什么东西。小王吓得脸色煞白,一踩刹车,车停在路边。

白衣女子:鬼故事2篇(细致极恐胆小勿看)

我和小王面面相觑,都希望对方下车看看,但显然没有哪个愿意单独下车,最后商量的结果是,我和小王同时下车。我们朝车底一看,什么也没有,再朝车尾望去,顿时头皮发麻,车尾后备厢门大开,尸体不见了,只剩下那条裹尸的床单。

“是不是在路上颠掉了?”我声音都变调了。“有可能。”小王点点头。我们开着车沿着来时的路小心地寻找着。车一直开到小柔的住处,马路上干干净净的,什么东西都没有,更不用说一具尸体了。

一阵风吹来,小王突然手指着我旁边的车窗,眼睛因惊恐睁得圆圆的,我直感到后颈发凉,想回头却又不敢,彻底吓蒙了。

小王猛地发动车子,车子快速向前开去。到达市区时,天已放亮。“我看到一张变形的面孔贴在车窗上。”小王心有余悸地对我说。

这两天我不知是如何度过的,一闭上眼,小柔那双圆睁的双眼就出现在我的眼前。还有那尸体,怎么就不明不白地消失了?我借口有事,推掉了这两天和外商的所有谈判,一个人待在酒店办公室里,留意着这两天所有的新闻,奇怪的是没有看到任何有关遗弃尸体的报道。

难道真如别人所说的那样,是小柔“尸变”了吗?我又想到了小王看到贴在车窗上的那张变形的脸,一股寒气从心底弥漫开来。

两天后,我找了个买主,果断地把房子贱卖了。自此一连几天,再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我总算放下心来,全身心地投入到和外商的谈判中。如果都像今晚谈得这么顺利的话,半个月后就可以和外商把合作的合同签了,到那时,随着外商资金的注入,我的酒店将是全市唯一的五星级酒店。

我兴高采烈地回到家,破天荒地亲了李兰一下。气氛有点不对,我愣住了,李兰脸板得很难看,瞪着一双眼睛,仿佛要吃了我似的。“那座房子是怎么回事?我想听听。”话是从李兰嘴里一字一字吐出来的。

卖房子的事没有人知道啊,李兰从何听说来的?我心里疑惑不解。“现在害我的人多得是,你别听信别人谣言。”我装着满不在乎地说。“姓刘的,我告诉你,你别给我装蒜,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说你糊弄人,缺德!把闹鬼的房子卖给人家!”李兰几乎是指着我的鼻子在叫。

李兰这一说,我吃惊不小,连忙找个理由搪塞说:“我们现在住的房子太旧了,我瞒着你重新买了一个大套,是准备给你个惊喜。不料一个懂风水的朋友告诉我,这个房子位置不好,不吉利,所以就卖了,准备再重新买一套。”李兰见我说得有理,就没再闹了,说过两天,她去看看那套房子到底怎么样。

白衣女子:鬼故事2篇(细致极恐胆小勿看)

第二天一大早,我登门拜访了买主,从买主的脸上,我看到的是一副被惊吓扭曲的表情。买主告诉我,说每天半夜三更,门口就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是那种嘤嘤的似哭似笑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足够恐怖的了。事已至此,我心里有鬼,无话可说,只好把房钱退还给买主,把房子收了回来。刚过一天,李兰就把房子的钥匙要去了,问清地址后,迫不及待地跑去看房了。她看了房子后,立刻就喜欢上了,在家寻死觅活吵着要搬过去住。我有苦说不出,只得把家搬了过去。

当晚,我因为一个细节问题,和外商商谈了一天,感到很疲倦,想着晚上还要整理资料,就没回去,在酒店里歇了。次日天刚亮,李兰就打了电话过来:“昨夜我碰到鬼了,是一个女鬼,你赶快回来!”她哭着对我说。我心一凉,意识到糟了。

我心急火燎地刚赶回家,李兰就把我拉到一边,惊魂未定地说,昨天下半夜,她听到门外有女人的哭声,就下床,从猫眼里向外望去,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年轻女子,披着头发,双手抱头,蹲在家门口惨惨地哭着。

我倒吸一口凉气,半天没缓过神来,难道真的见鬼了吗?不亲眼看见,我还真不太相信。到了晚上,我把所有的应酬都推掉了,决定一夜不睡,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概到了下半夜两三点钟,我实在支持不住,半梦半醒之时,突然听到门外似乎有动静,紧接着一阵嘤嘤的哭声传来。我一个激灵,几乎是蹦着从床上跳到地上。我没敢开灯,稳了稳神,从猫眼向外望去,门外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不对啊,我犯疑了,门外装得是感应灯,如果有响动,按理应该会亮的,莫非感应灯遇鬼不亮?这么一想,我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突然,一丝亮光从猫眼里射了进来,我定睛一看,猫眼另一端一只布满血丝的红眼珠正怪异地盯着我的眼睛。

我没有思想准备,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一口气没喘上来,往后一仰,跌倒在地,张了张嘴,想叫却叫不出声音来。李兰吓得哭了起来,一阵捶胸擂背,我总算缓过神来。我想了想,又朝猫眼里望去,一抹白色的衣角在楼梯口拐角一闪,消失了。

我从来不相信世上会真的有鬼存在,但这一切真的无法解释。恐惧此时就像是春天的野草,在我心里疯长起来。

现在我已经无法集中精力与外商谈判,我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非要包养小柔。整整一天,我和李兰都在为搬家而忙碌着,李兰受此惊吓,情愿回到原先的旧房里;但我依旧不死心,想确定在门外哭泣的女鬼是不是小柔。

这天夜里,我把小王喊来陪我,一同来揭开这个谜底。

依旧在下半夜两三点钟时,哭声传来了,穿过门缝嘤嘤作响。有小王相陪,我胆子壮了很多,眯着眼从猫眼里向外望去。门外蹲着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女子,从背后看,和小柔几乎没有什么两样。

女子好像知道有人偷看她似的,停止了哭声,“嘿嘿”笑了两声,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她站了起来,朝我挥了挥手,连头都没回:“来,情郎,跟着我,我带你找我的尸体。”说完,向前走了几步,停在那里不动,似乎在等着我。

我豁出去了,这一切反正躲是躲不掉了,不如就跟着这个女子,说不定真能找到小柔的尸体,好好安葬,帮她超度,或许能逃过此劫。

我向小王使了个眼神,心一横,拉开门,跟在女子后面。女子背后似乎长了眼睛,我们快,她快,我们慢,她慢,始终和我们保持着一段距离。

走着,走着,来到一座房子前,我一惊,是殡仪馆。女子阴森地笑了几声,进去了。小王脸色惨白,指着不远处的大树下:“老板,我走不动了,我在那里等你。”我瞪了小王一眼,心里骂道:“真没出息!”

白衣女子:鬼故事2篇(细致极恐胆小勿看)

我跟着女子来到一个大香炉旁,只见小柔脱掉脚上的鞋子,朝香炉里一扔,幽幽地说:“终于到家了。”说完,女子突然回过头来,朝我咧齿一笑,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果真是小柔!”我惨叫一声,拔腿就逃。

我一口气跑出殡仪馆,来到那棵大树下,四处望了望。小王哪里去了?我正在纳闷着,“你有完没完,干嘛老是踩着我,还想再弄死我一次?”突然,从泥土里冒出个黑漆漆的脑袋来,乌黑的脸上睁着一双还算有点亮光的眼睛──是小王!他从泥土与树叶堆里伸出双手,向我抓来,一阵风吹来,两只袖子撕裂成布条在风中飘荡。我吓得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头栽倒在地,昏死过去了。

两天后,老婆李兰才在街头找到了流浪的我,而我灰头土脸,彻底傻了,已经完全认不出家人。当天下午李兰就把我送到了精神病院。

还是两天后,在精神病院里,我蓬头垢面,目光呆滞地坐在电视前,电视里,张老板和外商签过字后,满面春风地和他们一个一个握着手,不无遗憾地说道:“本来你们这次是和我一位最有实力的同行合作,没想到天不佑人,真是不幸,他疯了。我建议用这第一杯庆功酒祝这位同行早日康复,干杯!”

“说得好!说得好!”我拍着手嬉笑起来。突然,我的笑容在脸上僵住了,手指着电视里另外两个人恐惧地说:“他们是鬼,他们要害我啊!”

那两个人一个是小柔,一个是小王,分别站在张老板的左边和右边。也许到死我都不会明白,我第一次看见吊在卫生间的小柔尸体,其实只是一具逼真的塑料模特!

本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奇闻异事 » 白衣女子:鬼故事2篇(细致极恐胆小勿看)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