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奇闻
瓜子奇闻
当前位置:瓜子奇闻 > 野史秘闻 > 正文

邻国西夏崛起,为何宋仁宗却非常高兴呢?

事情还是要从西夏说起,我们知道北宋并非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大一统王朝,是有三个主要势力并存的,除了北方契丹建立的强大辽国,还一个就是盘踞河套地区党项人建立的西夏王国了。相较于辽宋两国幅员辽阔的领土和充足的人口,西夏显得很是先天不良,因此也一直是在辽宋两个巨无霸之间小心翼翼求生存,求生欲极强的历代西夏国主向宋朝称臣,接受册封,同时和辽国和亲,以此维系着西夏的稳定和发展。

不过事情到了第三代国主李元昊手里发生了变化,李元昊雄才大略,不愿意久居人下,即位没多久就自称为帝,不再臣服宋朝,跟北宋彻底翻了脸。当时的西夏国内很多人是反对这种蚂蚁撼大象的“自杀”行为的,然而李元昊可没疯,更不傻,他敢于称帝是有自己的判断和依仗的。一方面,北宋国富民弱,军队经过多年的和平战斗力退化严重,而且宋朝重文抑武的制度也限制了优秀将领的发挥,外强中干不堪一击。事实也证明了李元昊的判断,数次交锋下来,北宋损兵折将,被打的灰头土脸,甚至可以说是丢人现眼。

另一方面,李元昊跟辽国皇帝辽兴宗耶律宗真可是亲戚,辽兴宗的姐姐兴平公主就是嫁给了李元昊为妻,所以李元昊乃是耶律宗真的正牌姐夫,被封为夏国公、驸马都尉。拉拢一头,打压一头,尽情欺负宋朝的同时也不用担心会后院失火,李元昊这如意算盘打的不可谓不美。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兴平公主长得实在一言难尽,因此两人感情也一直不好,动不动就要吵几句,可是小舅子在上,李元昊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憋了一肚子气自然要发泄,柿子捡软的捏,于是宋仁宗就倒了霉了,被家有恶妻的李元昊按在地上摩擦了好几次,具体过程可以自己去看看(三川口、好水川等战),打不过就只能和谈,可是对于李元昊提出的苛刻条件,宋仁宗实在难以接受,只能拖一日算一日,万一哪天李元昊暴毙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说完宋夏关系,再看看辽夏。欺负宋仁宗让李元昊自我感觉良好,他膨胀了,居然打起了小舅子的主意。这时候兴平公主已经死了,也许是夫妻感情不和气死的,也许是没人说话闷死的,不过怎么死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元昊终于不再有顾忌,开展了次著名的“自杀”行动。他打劫了自己的小舅子耶律宗真,事情是这样的,辽国境内住着不少党项人,这些人不服从契丹统治,发动叛乱,耶律宗真派人镇压,李元昊也派兵过去帮助自己的同族,结果大败辽军,带着党项族人迁回了西夏。

不作死就不会死,被逼上绝路的李元昊

这次公然挖墙脚的行为彻底激怒了耶律宗真,元昊小儿,你把我当什么了?以为我是宋仁宗那么好欺负么?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得了失心疯,既然自己作死就别怪我不仁义,姐夫对不住了。

1044年(庆历四年)九月,辽兴宗举全国之力御驾亲征,戊辰,诏征诸道兵会酉南边以讨元昊。发誓要替死去的姐姐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

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李元昊这是恐怕真的要过把瘾就死了。西夏在他的带领下确实强悍了许多,但是士兵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以及装备上的差距都还是显而易见的,即使在跟宋朝的战斗中,也是靠阴谋诡计取得数倍人数优势才得以惨胜。这次踢上了辽国这块相对于宋只强不弱的铁板,估计要不了多久西夏人就要给他们的传奇皇帝树碑立传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虽然李元昊赶在辽军出征前一把火烧了耶律宗真的粮草,可是面对被激怒的毫无理智的辽兴宗以及十七万契丹大军,他还是只有任人揉捏的份,一场交战下来,西夏大败,李元昊总算在作死之路上停下了脚步,他还有大好人生要享受呢,于是毫不犹豫的上书要投降。

李元昊要投降了,这在宋朝就是一个超级冷笑话,这是诈降的老祖宗了,谁接受他投降谁倒霉。针对这一点,不光吃过大亏的宋朝人知道,辽国有识之士也是了如指掌。但是谁都劝不了头脑发热的耶律宗真,久违的亲情在这一刻占据了他的身心,这是我的姐夫啊,一家人应当互帮互助才对。于是耶律宗真欣然接受了姐夫的投降,还设宴款待了亲自前来请罪的李元昊,赐了一杯酒,唠了几句嗑,然后就这样放了回去。元昊伏罪,赐酒,许以自新,遣之。

不过,辽兴宗毕竟是辽兴宗,能得到“兴”这个谥号就说明他不是一个傻子,至少傻得没那么彻底。所以很快耶律宗真就醒悟了过来,他派韩国王萧惠为前锋,誓要捉拿李元昊。放虎归山的李元昊哪里还肯就范,带兵边撤退边坚壁清野,烧光沿途所有房屋粮草,这可害惨了契丹军队,要知道游牧民族建立的王朝打仗大部分是没有后勤的,都是以战养战。这种打法很快就把萧惠逼到了绝境,正犯愁期间,没想到李元昊又来求和了。这次萧惠倒是毫不怀疑,毕竟见过了西夏军撤退的狼狈模样,任谁都相信李元昊吓破了胆,不敢再战。

可问题是,求和使者来过后就没了下文,双方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耗上了。直到萧惠军粮见底那刻起,他才忽然醒悟上了当。一脸奸笑的李元昊趁机率军冲向了萧惠。弹尽粮绝军心不稳的萧惠败了么?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并没有,不争气的西夏军队还是没打过,又被契丹人好好教训了一通。

不过这也把萧惠给气疯了,他不顾一切起兵出击,发誓要把李元昊这个卑鄙小人,无耻之徒就地正法,被逼上了绝路的李元昊已经无计可施了,死神在向他招手,一切都要结束了么?

一场诡异的大风,吹出了三足鼎立的世界格局

就在这时,老天爷开了一个超级大的玩笑。河曲地区,也就是今内蒙伊克昭盟一带刮起了大风,而这里正是萧惠和李元昊的决战之地。狂风挟裹着砂石向着辽军刮去,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这应该算是场沙尘暴了。从没见过这等狂风的辽国人慌乱了,他们被砂石迷了双眼,甚至连武器都拿不稳,坐下的马匹更是团团乱转。而早已经习惯了自己地盘上这种忽如其来风沙的西夏人则如鱼得水,趁机发起了总攻。结局可想而知,西夏大胜,俘虏了几十名契丹贵族大臣,要不是耶律宗真跑得快,也差点要被活捉。

此役,辽国十七万精兵全军覆没,是开国以来最惨痛的失败。这次的惨败表面原因是天灾,深层次的原因其实就怪耶律宗真,从他在酒席上化身为项羽,放走刘邦(李元昊)的那一刻起,就为失败埋下了种子。战后,连他身边一个叫罗衣轻的戏子都不爽了,因为西夏人有个习惯,抓住俘虏后会割掉鼻子。于是罗衣轻故意打趣耶律宗真到:陛下,您看看您的鼻子还在么?把个耶律宗真气的够呛,立马就想砍了罗衣轻,还是太子耶律洪基赶紧圆场道:插科打诨的不是黄幡绰(唐朝时的伶人,擅长搞笑)。没想到罗衣轻丝毫不示弱,马上回嘴:领兵打仗的也不是唐太宗。耶律宗真听后,默然无言竟无以应对,只好饶了罗衣轻。

这一战的后果是严重的,首先他暴露了辽国外强中干的本质,让背后的女真等小国蠢蠢欲动,以后金国的兴起,也就是从这时埋下了种子。

其次,被迫承认了西夏的地位,本只是一个依附与辽国而存在的小势力,一跃成为了能够与之平起平坐的大国。八百年前的长江上,一场忽如其来的东风助周瑜黄盖大败曹操,从此奠定魏蜀吴三分天下的局势;八百年后,又是一场大风,无意中成就了西夏的立国,宋辽西夏三国争霸的局面正式形成。历史有时候就是这么惊人的相似和巧合。

最后再来说一下最开心的那位,远在开封的宋仁宗听到了西夏大败辽军的消息,欣喜至极,西夏的崛起,让辽国再也不敢肆无忌惮的欺负宋朝,给了宋朝外交上的无限可能性。而且由于姐夫和小舅子的彻底翻脸,宋仁宗终于不用担心两家合伙灭了自己。就连拖延了一年多的宋朝和西夏的和谈也瞬间达成了,由于西夏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因此条件不敢很苛刻。

庆历四年,一通折腾后尘埃落定,担惊受怕,愁眉苦脸了一年的宋仁宗,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安眠药,睡上了个安稳觉,即使这片安眠药的代价有点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瓜子奇闻 » 邻国西夏崛起,为何宋仁宗却非常高兴呢?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