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
当前位置:奇闻异事 > 灵异恐怖 > 正文

三爷灵异手记1:盗墓者自述!尸菌草,顶头棺

最近各大IP小说纷纷拍成了电影、电视剧,盗墓题材最近大火《盗墓笔记》已经拍了一系列的影视剧了,这次小密跟大家分享一位盗墓者文章,如果小伙伴们喜欢,那么我会一直发下去的,先来看看吧!

我叫牟建国,曾是教书的。

我在家排行老三,所以大伙儿,也习惯称我一声牟老三。

43年前,也就是1966年,我被我的学生打成了‘修正’,为了活命,我连夜逃到了陕西榆林一带。

但没多久,身上的‘银子’就被我花的一干二净了,我在小破庙里,苦挨了三天。

正当我以为,我要魂归故里的时候,我遇见了牛老二,葛三两兄弟。

凑巧,我还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牛老二曾是搞古董的,葛三则和我一样,也是个教书的。不过现在,我们都已亡命天涯了,为了活命,他们两个开始走上了阴活儿。

我记着,当时我不顾一切的冲出去,祈求能和他们一道儿。

但…讽刺的是,他们看了我一眼,想都没想,就应了。

至今,如我所言,已有43年之久。

1966年,8月,我第一次挖坟掘墓,和牛老二葛三一起。第一笔生意做的很有味道,我们挖到了两只玉镯子,一柄小匕首。换了银子后,足足有三百多块。

当然,这活儿,都得走阴市。

老北京胡同,有很多这样的地儿,不同的是,他们管这叫鬼市,或者叫摸瞎点儿。

和现在某些单位的洗钱手段差不多,只不过,这样的地儿,如今却是不常见了。

我们取了一百,去救济些乞丐,这叫贵不失本。又取出一百烧香拜佛,还要去祭祀那个被我们翻了土的主儿,这叫富不忘恩。至于最后那一百,我们大多换些吃的喝的用的,总之是不留余财,这叫…不留晦气。

当然,也不是所有阴活儿得来的钱,都不能用,比如雇主送来的银子,我们就可以,大大方方的揣进兜里了。当然…我除外。

我这个人比较迷信,做我们这行的,迷信中要有本心,但不迷信中却也要懂得尊敬神佛。

2003年,牛老二被送进去吃窝窝头了,我料想,和这脱不了干系。但那都是后话了。

1966年底,我们在陕西榆林,用富足的银子盘了家店,明面上,我们做的是白事儿生意,背地里,我们做的却是掏坟盗墓的勾当。

那年,浩劫爆发的正欢,不过也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受到了波及。陕西榆林地带的乡村,就受影响很小。我们借此地理优势,大肆作为,慢慢的也有了名气。

找我们走活儿的越来越多,我们赚的银子自然也越来越多。但是,让我们差点丢命的活儿却也有。我看了近些年关于我们这行的书,很多,记载的很详细,但却又不够详细。

翻土,倒斗,清坟,走点,划穴,这些,都是大手笔。

但是关于磨砂,起棺,送主,迁坟,点阴灯的这些小活儿,却也有出生命危险的。

我记得很清楚,1972年冬天,有个小哥就是因为起棺,而送了命。具体的,序言中我们不提,咱正文里见。

1982年,浩劫势力已过,我们盘踞山东,以我的私人名义,又开了家店。

这时候,我们三个就很少聚在一起了,大家各做各的,偶尔有了大活儿,才会又聚到一起商量。

1966年到1973年间,我读了很多收上的古书,什么《阴阳学说》,什么《玄学》《古道》我皆有涉及。所以后来,我的知识储备量是超过牛老二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尊心受挫的原因,1975年后,我们一起走活儿就很少了。

但葛三这个老好人却一直在做我俩的思想工作。

到了山东后,我很少再走什么大活儿,仔细数数,甚至不超十件。原因就是我1986年在山东结了婚,当时42岁,为了老婆孩子,我很少再去拼命了。

但是小活儿我可是没少走,不过不为赚银子,大多是因为我有点稀罕这行了,愿意和这东西打交道。

1982年冬天,除夕夜,我因为帮刘家儿子破邪,而涨了名气,也和这刘家大儿子交了好。说来,我娶的老婆,都是刘家儿子给牵的线。

以后的逢年过节,这小子都会拿些米面去看我。

但是自从1996年我回自己的老家黑龙江后,我们就几乎没联系了,包括很多的老主顾,我们都没得联系了。

到现在,我已65岁,那些事儿除了对自家人,我都很少提了。

不过别看我年岁大,身子骨还行。

每当我把我的故事和我的后辈讲,他们都听的很认真,但都当段故事。

图一乐呵,我也很释然。今儿,我想把这些琐碎故事,稍作整理,写出来。

算是给自己留个念想,也是给后辈写本故事读。

这个念头,是我在1980年就冒出来了。

那时候我和葛三在山西,一共接了两单生意,一笔是做药材生意的高老板签的。一笔是做古玩生意的孙老板签的。

高老板要尸菌草,孙老板要顶头棺。

都是古书上提到的稀罕玩意儿,尸菌草,百年古尸所化,书中说记载的是,棺木上的木屑落到尸体上,有了载体便大肆生长,形成一药物,名唤尸菌草,除了有更容换貌之功效,还能延年益寿。

顶头棺,死尸脸部所对的棺材板,书上记载,人死后,腹腔中会残存一口气,日久了,便会自然挤压而出。而人的胰脏经过腐化后,会放出一种尸香,尸香通过肠道,口鼻,打在棺材板上,便会形成一块良木。

这良木名唤顶头棺,是古玩界的宝物,很难遇到。

那年,我们本着两单生意同做的想法,去了山西吕梁山。

因为两家给的消息,都指向了这地方。

但意料之外的是,我们在此遇见了一座古墓,古墓之大,不可丈量。

我赶紧联系牛老二。

牛老二听到后,似乎对这件事,特别上心。

不足两日,他便从湖北赶到我们这里。天知道,那个交通如此不方便的年代,他是靠什么,这么快来到我们这儿的。

但当时我们没想那么多,有了牛老二,我便有勇气进去摸一摸。

… …

我叫牟老三,自1967年起,人们惯称我一句,牟三爷。

本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奇闻异事 » 三爷灵异手记1:盗墓者自述!尸菌草,顶头棺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