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
当前位置:奇闻异事 > 灵异恐怖 > 正文

【原创】幽间戏言│章节二│被迫留在人间的鬼官

幽间戏言
文/草子信
绘/絮丹

章节二

“早安!青柳先生!”
突然间,门外的人兴冲冲的冲了进来,完全没注意到站在门后的青柳,直接推开门。
直到感觉撞上东西,他才发现摸着鼻子,蹲在门后面颤抖的青柳。
手上拎着早餐的曹佾,顿时惊讶得眨眨眼,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手忙脚乱地问道:“青、青柳先生?没事吧?你怎么站在门后面啊!”
曹佾原本想要过去把青柳扶起来,却没想到青柳飞快的站起身,不顾还在流血的鼻子,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用充满怨恨的眼神狠狠瞪着他看。
“你小子进门不会先敲一下吗!”
“啊,青柳先生,你流血了。”曹佾根本没在听他说话,两眼直盯着他的鼻子看。
青柳的脸上除了怨气之外,还多出青筋。
他真的很想扁这张漂亮脸蛋!
明明是个帅哥,个性怎么这么欠揍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遇上曹佾这种态度,青柳顿时连脾气都懒得发,很快就放开手,头痛不已的将额头靠在墙壁上,长声叹息。
“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在青柳放开手的同时,曹佾拿起桌上的面纸盒,朝他走过去,硬是抓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脸转过来。
接着,就是把两个鼻孔塞满卫生纸。
“你想让我窒息啊!”青柳连忙把卫生纸从鼻孔里拿出来,快步冲去厕所后,又快步回到曹佾的面前来。
脸上的鼻血也被清得干干净净,只剩下鼻尖上微微泛红的印子。
“你的目的果然是要把我杀了吗?”
“我当然不会这么对待青柳先生的。”见到青柳的鼻子不再流血,曹佾便把卫生纸放回原位,笑盈盈地对他说:“就是因为不杀你,所以才把你带过来这里幽禁喔。”
不管是杀他还是幽禁他,两种事情都很糟糕,但是从曹佾的口中说出来,却像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般。
青柳再次皱紧眉,接着追问:“既然你只是想把我关起来,那么,好歹也告诉我原因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告诉你。”曹佾笑着,但像是戴着面具,隐藏自己心中的想法。
这男人,似乎很擅长隐瞒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啊。
青柳这么想着。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要回去了。”
“你回不去的,只要有我在,除了我身边之外,你哪里都去不了。”
这段话,顿时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青柳抬起眼,看着曹佾,接着便迅速转动手腕,朝他挥掌。
笑盈盈的曹佾看似悠闲,动作却很迅速,不疾不徐的侧身闪过他的掌心,接着便抓住青柳的手腕,挪动脚步来到他的身后,用他自己的手臂压住他的脖子。
青柳露出痛苦的表情,却没打算认输。

他将左脚向后勾起,逼曹佾放开他,重获自由后,他转身面对曹佾那张狐狸脸,鼓起脸颊,吹了一口气。
铁灰色的透明气体从他嘴里吹出来,接着他手一握,那团气体顿时变成了长剑。
于此同时,曹佾也随手拿起了挂在旁边的雨伞。
青柳抖了下眉毛,没想到他竟然随便拿把雨伞,就打算跟手里持有长剑的自己作对,当下有种被小看的感觉,让他心里更加不痛快。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我不打算伤了你。”曹佾说着自己的理由,但是听起来却充满威胁意味,“要是我与你同样拿出剑,就表示我想杀你。”
青柳没办法接受这个歪理,但他也不打算跟手里拿着雨伞的人打。
看这样子,曹佾根本没有要认真跟他打的意思。
于是他松开手,让长剑化为灰色云团,消失不见后,长叹一声。
“你真是个奇怪的绑匪。”
“原来你还知道这种现代词啊,我以为你是个老古董呢。”
“当个一年只开一次的鬼门守门者有个好处。”他走到桌边,从塑胶袋里拿起曹佾带来的早餐,大口吃着,“就是我有十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好好观察阳界。”
他边说边大口吃着烧饼油条,已经完全放弃挣扎。
而曹佾只是盯着他看,看到他的吃向如此豪茂,又听见他那么说,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真的是个很有趣的鬼官呢,很不一样。”他说话的声音很温柔,但眼神却锐利的落在青柳的身上。
犹豫半晌后,他忽然做出了决定,主动开口向他承诺:“我答应你,绝对会把你平安的送回鬼门,所以在这段时间里,你就当作是来阳界渡假的吧。”
青柳讶异地转头盯着他看,塞满烧饼油条的嘴,让他的脸看起来格外有喜感。
再次让曹佾忍俊不住的大笑起来。
来阳界不是第一次,渡假倒是头一遭。

他守的那扇门一年才开一次,所以他有整整十一个月的时间能休假,与其他鬼官相比,已经是相当轻松简单的工作了。
当然,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虽说他是被这扇鬼门选上的守门者,但要照顾这扇鬼门,已经让他十分疲惫,再加上他身职重任,不能随便乱跑,所以他来到阳界的时候,基本上都有人跟着,想放松根本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每次跟在他屁股后面的人,是弼判官,而这次却换了个人。
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呼呼大睡的曹佾,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答应这家伙的交换条件,明明他是毫无理由就把他强行带走的人,完全不能信任,可他还是下意识的放任曹佾。
或许是因为他对曹佾的诱惑,感到动心吧。
他是鬼门的守门者,同时也是那扇门的“钥匙”。
他可以开启鬼门,同时也能将鬼门关上,所以他在这段时间里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鬼门”关上的时间不能早、也不能晚。
否则,会影响到天与地,以及阴与阳之间的平衡。
他明明很清楚。
看着眼前的萤幕上演着僵尸吃人的戏码,青柳的心思完全没办法放在剧情上,就算曹佾要他放松心情、好好玩,但他的心却仍系在鬼门上。
在电影结束后,他用手肘狠狠地朝曹佾的胸膛打下去,原本露出幸福睡样的曹佾,闷哼一声,扶着胸口从椅子上弹起来。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看电影看到睡着。
“真是不好意思,四周只要一变黑,我就忍不住──”
曹佾苦笑着向青柳道歉,但是青柳却不发一语的自行起身离开。
见状,曹佾连忙追了上去。
“青柳先生,你在生气?”
“我没生气,我可没说你打呼声很吵,害我没办法专心看电影。”
“啊!我果然打呼了吗!”
打从初次见面开始,就表现出神秘又完美的曹佾,如今却像是个担心受怕的小孩,在青柳的身旁绕来绕去。
青柳看着他,实在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这种男人绑架……
他叹口气,直接抓住了曹佾的肩膀,说道:“电影看完了,接下来要去哪里?”
听见青柳问起,曹佾这才停止这急躁的态度,笑开怀的回答:“去吃个饭吧!青柳先生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当然要你请客啊,你觉得我像是有带钱包的样子吗?”
青柳朝他翻了个白眼,顺便提醒他,他把自己“强行带走”这件事。
但是曹佾却完全不当回事,走在前面替他带路,兴冲冲的说着:“那么就去我常去的那间店吧!那里的餐点很好吃喔,很符合你家乡的味道。”
“什么家乡啊?成为鬼官后,我就忘记自己生前的事情了。”
“我指的家乡,当然是阴曹地府啊。”曹佾笑着解释,“鬼官没有生前记忆的事情,我当然知道。”
说着这话的曹佾,看起来有点欠揍,却又让青柳感觉到他的温柔。
但他宁可把这份温柔当成错觉。
就算曹佾对他好,他也不会放下戒心。
“青柳先生,你别再想着要从我身边逃离这种事了。”
突然间,像是能够看穿他心中想法的曹佾,面带微笑地对他说着,让青柳当下反应不过来,愣在那里。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的反应,就像是在跟曹佾说“他就是想逃跑”这件事。
于是他有些尴尬的用掌心抹着脸,别开眼。
“我……我可没办法像你这样,安安心心的逛街,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带来了,在这种情况下,任谁都想逃走吧!”
“你明明可以选择相信我的。”曹佾走过来,拉起他的手,“走吧!我们去吃午餐,顺便介绍我的朋友给你认识。”
“……咦?”青柳顿时傻住,呆滞地看着曹佾那张笑得开心的脸,说不出话来。
只能任由自己的脚步随他往前走。

本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奇闻异事 » 【原创】幽间戏言│章节二│被迫留在人间的鬼官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