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
当前位置:奇闻异事 > 灵异恐怖 > 正文

史上唯一被法院承认的“鬼魂证言” 成功宣判罪犯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魂的存在吗?你有没有遇到过什么诡异的事件让你的人生充满了对这些未知事件充满了敬畏?小密今天带来的这个案件与鬼魂有关,这也是历史中唯一一个鬼魂证言会被法官采纳而且还把凶手判了罪行的案子!这让小密想到了香港6大政府默认的灵异案件,里面有个案子真的让人匪夷所思!

埃尔瓦.左娜.希斯特(Elva Zona Heaster),1873年生于美国 Greenbrier 镇。她的早期人生几乎没有多少记载,人们只记得她是个些微大胆和出位的女子,1895年未婚生子,但没有一个人知道孩子父亲是谁。在那之后,镇上的人们都说, 左娜的人生完了。

左娜.

左娜

1896年,镇山来了一名流浪汉——拉茨玛斯.榕树 (Edward Stribbling Trout Shue )。他高大,英俊,有着一个神秘的过去。他说,他移居 Greenbrier 镇,是想有一个新的开始。他的行为举止不羁但有礼,镇民们,特别是女性镇民们,很快就接受了他。镇上的铁匠给了他一份工作。

榕树

榕树

很快,就像两块相反磁极的磁铁互相吸引一样, 左娜和榕树见面了。这两人迅速堕入爱河,尽管左娜的母亲——玛丽疯了般反对(她极端不喜欢榕树),这对小情侣还是想方设法的结了婚。

夫妻二人合影

一开始,他们的婚后生活很平静。 榕树不在意左娜的历史和孩子, 左娜也不怎么过问榕树的过去和工作。然而幸福的日子并不长。

1897年2月23日,结婚3个月后, 左娜的尸体被人发现了。

23日下午, 榕树让邻居的小孩去找他的妻子左娜 ,问问她需不需要他在市场上买些什么带回家。邻居小孩很听话,不疑有他的跨进榕树二层小屋大门内,高声呼唤着左娜 。却一眼就看见左娜完全没有动静的躺在楼梯底部。

小孩有点傻。 左娜躺得笔直,双脚并拢,一只手放在她身旁,另一只横躺在她胸口上。她的脑袋无力的垂向一边。一开始,小孩以为左娜只是睡着了。他朝她靠拢,低声叫喊着“榕树夫人?”

她没有反应。

左娜家

左娜家

小孩开始慌张了,他转身跑掉,很快找到他的母亲,转述他见到的奇怪一幕。不像她儿子,邻居夫人是个很精明的人,很快意识到不对,不仅迅速唤人喊来医生和榕树 ,还仿佛有先见之明般,派人去找当时小镇上唯一的一名验尸官——George W.Knapp。

因为俗事缠身,Knapp 几乎迟了一个钟头才赶到。但等他赶到时,榕树已经坚持亲自把妻子的尸体抱到二楼睡房里,清洗和整理过后,把她整齐的摊放到床上。他给尸体换上的是当时为下葬做准备的硬领高脖裙,并在她面上覆上一层白纱。整个过程中, 榕树泪如雨下。

Knapp 检查左娜尸体的头部和颈部,但站在一旁的榕树表现得非常不满。 一旦 Knapp 试图靠得更近, 榕树的反应是极端的愤怒和暴力。不想再刺激榕树 ,Knapp 最后只给尸体做了一个很简短的检查。除了注意到脖子上有淤痕外,Knapp 没有发现其他奇怪的地方。

一开始, 左娜的死因被列为“昏厥”。但因为左娜死前几个星期,Knapp 正好在帮她治疗一些“女性毛病”,最后死因被改为“怀孕并发症”。然而左娜到底有没有怀孕,却没有任何人可以证实。

很快, 左娜的尸体被带回她的家乡并下葬,但在那之前的葬礼上,她的丈夫榕树却表现得很奇怪:

他似乎很关怀尸体的状况,不仅一直守在棺材旁,还会不断的来回走动,拨弄尸体的头部和脖颈。

他不准任何人接近棺材,特别在他把一个枕头和一个卷起来的床单放在尸体头部两旁时。他说这是想他妻子“睡得更舒服点”。除了高领和面纱,他还给尸体脖子围上了一条围巾。这身打扮不符合一般的下葬规矩,但榕树坚持这条围巾是妻子左娜的最爱,哭着解释说她会想要带着它一起走。

当人们开始抬起尸体挪到墓地时,不少人注意到左娜的头好像松动得有点不正常。

这些举动绝对是不正常的,但大部分葬礼上的宾客都把这当作是哀悼的表现。毕竟榕树是个很有魅力的年轻人,镇上的人大多都挺喜欢他的。

然而,这大多人中,不包括左娜的母亲玛丽,她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榕树 。

左娜的母亲玛丽

左娜的母亲玛丽

在下葬前, 玛丽偷偷把放在女儿头部旁边的床单抽了出来,之后试图还给榕树 ,但榕树拒绝了。她注意到床单上似乎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当她试图清洗床单时,桶里的水变红了,床单被染成粉红色后水就变干净了。不管她怎么洗,床单上的粉红色就是洗不掉。

玛丽想,这一定是左娜试图告诉她自己是被谋杀的。

如果左娜能够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好了,她想。于是,玛丽开始每晚每晚的祈祷,呼唤她的女儿重返人世揭露真相。

这样的日子,过了4个星期。

据传说,一晚, 左娜回魂入梦,她跟母亲说, 榕树其实是个残酷的男人,常常打她。在那命中注定的前一天晚上, 因为她晚餐没有烤肉,在极端的愤怒暴力下,他扭断了她的脖子。一边说, 左娜的鬼魂还一边转动她的头颅,直到她的脸转到了她的背后。

这个梦持续了4天。鬼魂出现时伴随着白光,慢慢的浮现人形,房里温度逐渐下降。最后一天晚上, 左娜的鬼魂被白光吞没,她的眼神却一直牢牢的盯着自己母亲。

第5天,玛丽行动了。她跑到地方检察官办公室,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说服他重开案子审查。

检察官到底相不相信玛丽的故事,我们不知道,但在玛丽的坚持下,案子重开了。邻居们开始说起榕树在葬礼上的奇怪举动,验尸官 Knapp 也承认,他的检查并不完善。

左娜墓碑

几天后, 左娜被开馆验尸,尽管榕树强烈反对。Knapp 和另外两个验尸官重新对尸体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检查,让所有人的大吃一惊的是,玛丽的故事是正确的!

当地的一份新闻报纸,《宝嘉康蒂时报》(The Pocahontas Times)是这么描述验尸结果的:脖子上有明显的手指淤痕显示她曾被掐过。第一和第二节颈椎是断开的。韧带被撕破断开。气管很明显被掐得陷了进去。

很明显,左娜是被谋杀的。

尽管榕树的表现很奇怪,然而却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证,相反而言,玛丽在重新验尸之前就可以详细且准确的描述自己女儿的死亡方法,有没有可能玛丽才是真正的凶手,只是想嫁祸给榕树呢?

地方检察官开始调查榕树那个神秘的过去。

原来, 榕树曾经结过两次婚:

第一次,榕树因为偷马被关到监狱里,两人离婚了。事后, 榕树的第一任妻子跟警察说, 榕树是个非常暴力的男人,常常寻找任何借口打她。

第二次,结婚8个月后,第二任妻子神秘的死亡成功的结束了他们短暂的婚姻。

这两次婚姻中, 榕树曾在监狱里吹嘘说,他决定他这一辈子一定要结7次婚。

尽管榕树的过去算不上是强硬的证据,但地方检察官还是决定起诉榕树谋杀。

一开始,地方检察官试图避免提起左娜母亲玛丽的鬼魂故事,毕竟鬼魂也太不靠谱了。但就如他所担忧的,榕树的律师果然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疯狂的审问玛丽的鬼梦真实性,试图让法官和陪审员意识到这些“证据”的可笑。

然而,这个计划招致的却是完全相反的结果:

玛丽从没有一次在尖锐的审问前拜下阵来,她不可思议的详细描述和坚定信仰让整个法院的人都完全相信了她的故事。只花了一个小时10分钟的庭后辩论,法院判决,榕树谋杀罪成立。

于是,榕树被判处终身监禁。然而,当地一伙暴徒打算冲进监狱把他抓出来,当街吊死。还好,治安官及时发现了这个愚蠢的图谋并将其制止,但也可以看出此案在当地有多深的影响力。

3年后,榕树在另一处监狱中——“暴病而亡”。

玛丽一直活到1916年,并从未更改过她的“女儿入梦还魂”故事。

报纸上的标题翻译为:“鬼魂破案”

报纸上的标题翻译为:“鬼魂破案”

不管你选择相信还是不相信,事实如下:

没有这个梦,

玛丽不会知道她女儿真正的死亡方式;

她不可能说服地方检察官重开案子;

榕树不可能被法庭审判;

榕树最后不可能死在监狱。

这是历史上唯一一个鬼魂证言被法官采纳并成功将凶手有罪宣判的案子。

本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奇闻异事 » 史上唯一被法院承认的“鬼魂证言” 成功宣判罪犯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