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奇闻
瓜子奇闻
当前位置:瓜子奇闻 > 未解之迷 > 正文

宋仁宗身为宋朝的皇帝 辽国皇帝为何以祖宗的礼节祭祀他

很多人都不了解宋仁宗和辽国,接下来跟着小编一起欣赏。

063年4月30日,宋仁宗在东京福宁殿驾崩,当消息传到辽国后,辽道宗耶律洪基抓住了宋使的手,悲痛地说道:“四十二年不识兵革矣。”

紧接着,辽道宗又把宋仁宗曾经赐给他的衣服收集了起来,盖了一座衣冠冢,用来寄托哀思。

其后,辽国的君主们还用对待祖宗的礼节,为宋仁宗祭祀香火。

宋仁宗能够在别国的君主心中,留下这样深刻的印记,光是透过史书就能让人感受到那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味道。宋仁宗这样的仁君,即便是纵观史书,也实在是少有的奇人。

宋仁宗身为宋朝的皇帝 辽国皇帝为何以祖宗的礼节祭祀他

一、老秀才写诗劝成都太守造反,宋仁宗大度宽恕了他

宋仁宗时期,有个老秀才多次科举落榜,于是他便写诗劝成都太守烧毁出川的栈道,自己当皇帝不是美哉?“把断剑门烧栈道,成都别是一乾坤”,成都太守一瞧这老秀才竟劝自己造反,吓得他连忙把老秀才绑起来,送到了宋仁宗面前。

历朝历代的官员一旦牵扯进造反的事情,基本都是抄家灭族的结局。太守在战战兢兢地讲述完整件事情经过后,他便趴在地上丝毫不敢动弹,静静等候宋仁宗的裁决,此刻,太守的心里只盼望宋仁宗能够看在他主动前来请罪的份上,能够从轻处罚自己。

宋仁宗在听完太守的陈述后,又翻看了一下秀才写的诗,向来仁慈的宋仁宗心里已经有了决断,他笑着对太守说道:“别紧张,我不会怪罪于你,这老秀才写诗给你,只是因为他参加科举多次落榜,这才泄愤写下此诗,他想让你烧掉栈道自立称帝,也给他个一官半职当当,不必为难他,就找个闲职给他让他去体验一下感觉吧。”

好家伙,本以为自己凶多吉少的老秀才,一看宋仁宗如此大度,他都惊呆了,自己可是想造反啊!

老秀才万万没想到,自己会遇上如此一个仁慈的君王,此刻,他和太守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来了。

由此观之,宋仁宗当真无愧于“仁”这个庙号。

宋仁宗身为宋朝的皇帝 辽国皇帝为何以祖宗的礼节祭祀他

二、苏辙、柳永和宋仁宗那些事

其实,这个秀才并不是第一个被宋仁宗关怀的人,赫赫有名的苏辙与“奉旨填词”的柳永都是蒙受过宋仁宗恩德的人。

年轻气盛的苏辙在参加科举的时候,专门在文章中点名批评宋仁宗只知道饮酒作乐、沉迷美色:“宫中贵妃已至千数,歌舞饮酒,欢乐失节。”

考官胡宿在目睹了苏辙的文章后,谴责苏辙狂妄自大,竟敢诽谤皇帝,他强烈要求将苏辙关押起来治罪。

司马光、蔡襄与范镇三人欣赏苏辙的才华,不忍心苏辙横遭牢狱之灾,于是他们商议之后,便决心把苏辙置于第四等,好保护他的安全。

宋仁宗身为宋朝的皇帝 辽国皇帝为何以祖宗的礼节祭祀他

宋仁宗在得知此事后,不仅表示自己不生苏辙的气,还决定授予苏辙官职,让他为国效力:“以直言召人,而以直言弃之,天下其谓我何?”

不得不说,哪怕是在重文轻武的宋朝,宋仁宗对读书人的宽容,都要远超过其他皇帝,他当真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皇帝。

远的不说,单说宋真宗时期,柳永因为在自信满满以为能高中状元的时候,被宋真宗以“读非圣之书,及属辞浮糜者,皆严谴之”为由,给否决了,一气之下,落榜的柳永写下了《鹤冲天·黄金榜上》抒发心中的悲愤,其中有这样一句话为他后来的不幸埋下了祸根: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本来宋仁宗在当皇帝之前就很喜欢柳永的词,每次喝酒的时候,都要让侍从歌唱柳永的词。

等到宋仁宗登基后,这位十三四岁的少年追星的热情也更加高涨,但当他得知自己的偶像开始出入青楼妓馆,写的尽是“淫冶讴歌之曲”时,他的心失望了,索性,宋仁宗便刻意将柳永从进士名单中划下来,让他奉旨填词“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当时还是少年的宋仁宗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决定会给柳永造成多大的影响,此后,本是偶尔写词给青楼做做兼职的柳永,开始沉迷于烟柳之地。

宋仁宗身为宋朝的皇帝 辽国皇帝为何以祖宗的礼节祭祀他

十年之后,才从刘太后手里接过大权,正式掌权的宋仁宗,有感于学士们高考录取名额太低了,于是他颁布了一道圣旨:“朕念天下士乡学益蕃,而取人之路尚狭,或栖迟田里,白首而不得进。其令南省就试进士、诸科,十取其二……”

这一下子,相当于原本被禁止参加科举考试的柳永,也重新拥有了参加考试的资格,柳永在高中进士后,还专门写了一首《倾杯乐·禁漏花深》来表达自己对宋仁宗的敬爱之情:“愿岁岁,天仗里、常瞻凤辇。”

如果说柳永对宋仁宗的崇敬,有君臣关系的加成,那辽道宗耶律洪基对宋仁宗的崇拜,就完全是出于宋仁宗的个人魅力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瓜子奇闻 » 宋仁宗身为宋朝的皇帝 辽国皇帝为何以祖宗的礼节祭祀他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