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奇闻
瓜子奇闻
当前位置:瓜子奇闻 > 未解之迷 > 正文

三家归晋后晋朝作为大一统王朝 晋朝的存在感为何那么底

今天小编给大家准备了:晋朝存在感,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东汉末年,群雄逐鹿中原,最终形成魏蜀吴三国分立,争霸天下。

先是蜀国因频繁北伐、六出岐山而无所得,又与吴国交恶,痛失荆州,联吴抗魏之策彻底失败,内部在诸葛亮死后宦官弄权,后主阿斗昏庸,国力疲软,被魏国灭掉。

然后吴国在与魏国对峙十余年后,也因主昏臣贪,内乱不已,被代魏自立的晋武帝司马炎发三路大军,于280年一举灭国,从此晋朝统一天下。

晋朝初期,曾有近20年社会相对安定,经济比较繁荣时期,史称“太康之治”。如果按照这一开篇走下去,晋朝也会是一个不错的皇朝,可惜历史不容更改。

司马炎死后,晋朝很快陷入八王之乱,接着是永嘉之乱,半个世纪的时间西晋走完了它的历史行程,开启了东晋偏安江左、北方五胡乱华的极度混乱黑暗的时代。呈现北方各族政权你方唱罢我登场,东晋王朝却一直陷入苦苦维持状态,不思反攻甚至最终被灭的下场。

纵观全部中国历史,整个有晋时期,成为存在感极低的一个朝代。细细看来,晋朝的这种存在感极低的历史地位是有各种因素加成的。

三家归晋后晋朝作为大一统王朝 晋朝的存在感为何那么底

司马炎

差到极致:王朝道德形象差、社会风气坏

从孔子立儒学开始,中国古代王朝政治,历来讲求“道德”为本,强调政权的合法性。然而专制时代的政治,往往又是最肮脏的。

司马氏从司马懿开始,在曹操、曹丕时期就演戏,装傻充愣,逐步专权,到司马昭时虽然路人皆知,却依旧演戏,再到司马炎时最终逼迫曹魏小皇帝让位,这祖孙三代明面上一本正经地提倡礼教,暗地里行的却是篡夺曹魏的阴谋,堪称表演“大家”。

晋武帝司马炎堪称好色无度之徒,荒淫无耻之极。其后宫佳丽不是三千人,而是超出十倍的三万。

司马炎眼花缭乱,无法选择,最后出现一个荒唐的场景,皇帝司马炎坐在羊车上,让羊来替他选择走进哪家门口。为得到恩宠,后宫佳丽竟然得先想方设法用好吃的“诱惑”羊!

司马炎的继任者司马衷是个白痴。他曾发出两个千古疑问,一问左右官员,蛤蟆为官叫还是为私叫,二是天下灾荒百姓饿死时,他竟然发出傻瓜一问“何不食肉糜?”

帝王如此,西晋的社会风气能好到哪里。当时的西晋社会上,流行着“六风”:生活奢侈风、金钱崇拜风、阿谀奉承风、趋炎附势风、任人唯亲风、清谈虚浮风。

三家归晋后晋朝作为大一统王朝 晋朝的存在感为何那么底

司马炎的后宫

生活奢侈之风最是盛行,从皇帝开始,上行下效,王公大臣予以继承并大力“发扬”,王恺、石崇等王公贵族就是以奢侈、浪费、残忍著称于史的。

珊瑚树因为在海底难以开采,所以在晋朝是一种珍贵物品,而且以越大越完整、色彩越艳丽为最好。一天,王恺向石崇炫耀皇帝送他的两尺高珊瑚树,石崇将其打碎,随即让人取出六七株色彩鲜艳、高达三四尺的珊瑚树,请王恺随便挑。

还是这个石崇,为炫耀自己所养皆为美女,规定在酒宴上如果家养的美女劝酒,客人不喝,就要杀掉劝酒的美女。王敦与石崇较劲,故意不喝,石崇连杀三女而面不改色,如果王敦还不喝,竟然还要再杀。他们视人命如草芥,已是彻底泯灭人性。

金钱崇拜之风更烈,当时有人写奇文《钱神论》,讽刺世人称呼钱为“孔方”兄,说钱危可使安,死可使活。世人把钱当神崇拜,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死生无命,富贵在钱。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近墨者黑,晋朝奠基者是虚伪到家,开国者更是阴谋家,又怎能奢望王公大臣道德高尚和社会风气的优良。

三家归晋后晋朝作为大一统王朝 晋朝的存在感为何那么底

石崇

惨到极至:宗室外戚相互杀戮

晋王朝的悲惨,在于西晋前半期号称“盛世”,几经宫廷政变,后半期直接山崩地裂、堕入苦难的人间炼狱。而到东晋时就只能龟缩一隅,看春去春来,落花流水。

改朝换代伊始,司马炎吸收曹魏失权的教训,开始推行州郡解兵措施,裁撤郡国军队。同时,恢复古代分封制度,大封同姓子弟27人为藩王,以拱卫皇族。

王国的文武官员,都由诸侯王自己选用,而且每个王国都有自己的军队。导致郡国守备薄弱,无形中为内争埋下伏笔。

更有甚者,不知道晋武帝司马炎是年老昏聩、亦或是政治短视,还是另有想法,指定的接班人晋惠帝竟然天生憨痴,无力理政。立的皇后贾南风却又是个野心勃勃的悍妇,为达到干政的目的,竟然与藩王相勾结,作乱皇室、朝廷,引发“八王之乱”。

三家归晋后晋朝作为大一统王朝 晋朝的存在感为何那么底

司马衷

这次内乱持续时间长达16年之久,司马氏宗室诸王集结军队,在以洛阳、长安等为中心的黄河南北地区互相杀伐。朝廷主政者走马灯一般流换,被逐下台者大多被夷灭三族,其中很多是兄弟和叔侄关系,这是一场骨肉至亲间连环式的残酷杀戮。

时人所谓,历数以前的朝代,国家出现祸乱、至亲互杀的情况,西晋时是最厉害的。

“八王之乱”导致人民背井离乡,流离失所。西晋国力严重透支,政治、经济和社会都遭到严重破坏,处于瓦解边缘。

内乱引起外患,在此期间,匈奴人刘渊起兵自立,拉开历时百余年的“五胡乱华”的大幕。

然后,外患又终结内乱,晋怀帝永嘉年间,内乱中已经消耗得所剩不多的晋军主力十余万人,被匈奴铁骑围歼,匈奴军队随之攻下洛阳,俘获晋怀帝司马炽,这就是史上的“永嘉之乱”。

316 年匈奴军队又攻陷长安,西晋被匈奴灭亡,成为史上唯一一个被匈奴所灭的全国性统一政权。

三家归晋后晋朝作为大一统王朝 晋朝的存在感为何那么底

五胡乱华

弱到极致:皇权与士族的“脆弱平衡”

晋朝是司马氏在世家大族的支持下建立起来的。作为回报,司马皇室推行“九品中正制”制度,以士族门爵的高低来决定官职品级的大小,并且恢复世袭的五等爵制。

晋朝实行占田制,以法律形式确认士族大姓在土地、奴婢占有方面的经济特权和既得利益。

西晋灭亡后,琅琊王司马睿在建康称帝,开启东晋时代。此后,在长达100多年间,黄河中下游的北方地区为多个胡、汉割据政权所控制。

东晋时期,士族政治达到极度“繁荣期”。士族门阀在政治经济上拥有特权,不断强化权力垄断,以致形成举贤不出士族,用法不及权贵的局面。

北方南迁士族与南方本土的吴地士族,虽然互有对抗,但北方士族采取“无为而治”、“为政务求清静”政策,在维护“君臣大纲”的总前提下,吴地士族得到必要的尊重,双方在对抗和联合中逐步走向平衡。

对于门阀士族势力而言,不能“以下犯上”是底线,这是各大士族大家共存的基础。为此,即使司马氏政权再腐朽不堪也能维持下去,而其他有势力的世家大族如琅琊王氏、颖川庾氏、谯国恒氏、陈郡谢氏等始终不能站到政治舞台的最前面,只能以辅政﹑位居势要的方式来称名一时。

而此时的东晋皇权如果得不到世家大族的支持,往往难以维持。因此,东晋历任皇帝,都不得不运用权术维持着与士族大家的脆弱平衡,不断地依靠这个世家对抗另外的世家,以此换取生存空间。

三家归晋后晋朝作为大一统王朝 晋朝的存在感为何那么底

司马睿

静到极致:偏安一隅,不思北返

东晋时,涌入内地的匈奴、鲜卑、羯、氐、羌等胡族以及边地的汉人,在北方黄河流域建立若干地方政权,被称为“五胡十六国”,他们各据一方,互相攻伐,南北割据至此形成。

此时的东晋清谈虚浮之风盛行,北方南迁士族都已在江南立下家业,于是国破家亡之痛逐渐被淡忘,开始追求安宁、平静,走进内心世界去寻找精神慰藉。

王徽之“本乘兴而行,兴尽而反,何必见安道耶?”王羲之写完《黄庭经》“笼鹅而归,甚以为乐”。这都是当时士族大家自我精神满足,别无它求的真实写照。

他们畅玩于江南优美的山水之中,集会在兰亭悠游之间,开始追求心理慰藉、性情潇洒、称情自娱,不再关心能否“克复神州”。偏安心态因之而起,而且迅速得到发展,成为东晋士人普遍存在的心态,直至东晋亡国。

所以,当祖逖、庾亮等人致力北伐时,士人大都反对。主要原因就是,南渡一代凄惘已成过去,南迁士族已经习惯在江南的生活,基业也都已经定在江南,他们又怎么会再次放弃安稳的生活,重新去面对战争呢?

三家归晋后晋朝作为大一统王朝 晋朝的存在感为何那么底

王羲之

结语

晋朝司马氏的血统似乎存在缺陷,有坐羊车的开国皇帝司马炎,有何不食肉糜的白痴皇帝司马衷,有八王之乱诱因的凶悍皇后贾南风,有号称儒家信徒、宣扬重视礼教却拔刀相向的司马诸王,有东晋各代清谈无为、偏安江左的大小皇帝。

他们或是自大、或是痴傻、或是无能、或是凶残,他们所做的一件件事都是那么脑洞大开,令人匪夷所思。

整个有晋时代,基本呈现出政治上的极度懦弱,经济上毫无建树、社会上的极度动荡。

三家归晋后晋朝作为大一统王朝 晋朝的存在感为何那么底

动荡的晋王朝

两晋一个半世纪的历史,让人无语凝噎,实在是无法评述,令人感觉如在梦中,想要提升存在感实在有点难为人。

当然,从积极方面看,晋时中国历史呈现出分裂中有融合,破坏中有建设的特点,不能说继往开来,但承上启下还是勉强可以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瓜子奇闻 » 三家归晋后晋朝作为大一统王朝 晋朝的存在感为何那么底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