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奇闻
当前位置:瓜子奇闻 > 野史秘闻 > 正文

从“何君阁道碑”入手,浅析“夜郎自大”的夜郎国自大的底气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从“何君阁道碑”入手,浅析“夜郎自大”的夜郎国自大的底气》的文章,感兴趣的读者朋友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夜郎自大,不是一个好成语,它带着强烈的贬义,通常被用来形容一个人既骄傲但又无知的肤浅自负或极其自大的行为。

这个典故,出自太史公司马迁的笔下。

(元狩元年)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史记.西南夷列传》

夜郎自大

但它能够得以精炼和推广,离不开清代小说家蒲松龄的运作。

古有贤豪,乘而破者万里;世无高士,御以行者几人?驾炮车之狂云,遂以夜郎自大;恃贪狼之逆气,漫以河伯为尊。—《聊斋志异.绛妃》

由此,夜郎国留下了一个自大的名号,流传至今。

但我们必须清楚,夜郎之所以“自大”,是因为我们完全站在汉朝的角度去思考“汉朝和夜郎到底谁大”的这个问题。

的确,夜郎国土还不及汉朝的一个郡县大,竟然敢和汉朝疆域相比,不是自大又是什么。

但如果我们站在夜郎国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呢?还会这么认为吗?

这一点,汪郎将从“何君阁道碑”入手,和大家聊聊夜郎国王向汉使提出“汉朝和夜郎到底谁大”的背后因素。

夜郎和汉朝示意图

一、什么是“何君阁道碑”?

“何君阁道碑”刻于东汉光武帝中元二年(公元57年)。说它是碑,其实是一块摩崖石刻,地处今天四川雅安市荥经县境内。

蜀郡太守平陵何君,遣掾临邛舒鲔,将徒治道,造尊楗阁,袤五十五丈,用功千一百九十八日。建武中元二年六月就。道史任云、陈春主。—“何君阁道碑”碑文

荥经在古代称严道,境内有一条开凿于战国时期的秘道,是构成南丝绸之路的重要一段,荥经是南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

而南丝绸之路有另外一个名字,即赫赫有名的茶马古道。

何君阁道碑

当然在战国时期,还没有丝绸可运,所以这条古道最初的用途,是运输产自泸定、康定一带的黄金;到了汉唐时期,因为金矿的枯竭,又开始承担起由四川盆地向藏区运送茶叶、向南亚运送丝绸的功能。

也就是说在古代,荥经境内的这条古道,是川蜀地区通向外界的贸易交通要道之一。

开凿于战国时期的古道,在东汉初年依然在官府的支持下得以维护并投入使用,“何君阁道碑”记录的就是东汉光武帝时期,蜀郡一位姓何的太守召集工匠维护这条古道的利国利民的光辉事迹。

说到这里,有人要问了,“何君阁道碑”在四川,和夜郎古国有什么关系?夜郎古国在贵州啊!

汪郎告诉你,只有了解“何君阁道碑”的来由,我们才能进一步探索夜郎古国的强大。

荥经,茶马古道的必经之地

南丝绸之路

二、古道,让夜郎成为当时西南地区的经济贸易枢纽。

贸易离不开交通,在古代交通不便的情况下,尤其是我国的西南地区,古人开凿一条山路,开一条水路,作为对外贸易的要道是最正常不过了。

而夜郎,就处于贸易枢纽的重要位置。

蜀地的特产枸酱,是汉朝官府下达禁令不准许贸易的商品。

但利润的丰厚让蜀地的商人不顾法令的严苛,通过荥经县内的这条秘道,私自将枸酱贩入夜郎,再由夜郎转贩至南越国,赚取钱财;同时再将南越国的货物通过夜郎进行中转,贩卖至蜀地,再卖到长安。

这样的经济交流让夜郎成为西南地区的贸易强国。

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夜郎者,临牂柯江,江广百馀步,足以行船。南越以财物役属夜郎,西至同师,然亦不能臣使也。—《史记.西南夷列传》

由此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夜郎拥有的财富,足以让其国君可以傲视西南地区诸国。

有钱确实是件让人兴奋的事。

夜郎和西汉牂柯郡示意图,汉武帝之前夜郎独占今六省通衢之地

三、古道,使夜郎成为当时西南诸国之间的军事强国。

夜郎的军事力量到底有多强大呢?按照太史公的记载,夜郎日常维系的精兵大约有十万左右。

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得十馀万,浮船牂柯江,出其不意,此制越一奇也。诚以汉之彊,巴蜀之饶,通夜郎道,为置吏,易甚。—《史记.西南夷列传》

汉武帝时期,汉使唐蒙在南越国呆了一段时间后,回到长安上了一道灭南越的折子,策略就是从川蜀力压夜郎,迫使夜郎出精兵十万,利用夜郎和南越之间的贸易通道,灭掉南越国。

要知道在古代,常年维系一支十万余人的军队,而且还是精兵,给养、武器就是一笔巨额的开销,由此可见夜郎国的富足。

当然也可看出,地处西南山区的夜郎国所展现出来的军事实力,都让汉朝垂涎不已。

汉军借道夜郎,平南越之战

汉成帝河平二年(公元前27年),夜郎王胁迫周边二十二国反汉,一时间让汉军无法在西南立足,虽然在汉牂柯太守陈立的镇压下被夷族灭国,但也由此可见夜郎国的军事强大。

河平中,夜郎王兴与钩町王禹、漏卧侯俞更举兵相攻。牂柯太守请发兵诛兴等,议者以为道远不可击,乃遣太中大夫蜀郡张匡持节和解。兴等不从命,刻木象汉吏,立道旁射之……大将军凤于是荐金城司马陈立为牂柯太守……及至牂柯,谕告夜郎王兴,兴不从命,立请诛之。未报,乃从吏数十人出行县,至兴国且同亭,召兴。兴将数千人往至亭,从邑君数十人入见立。立数责,因断头。邑君曰:“将军诛亡状,为民除害,愿出晓士众。”以兴头示之,皆释兵降。钩町王禹、漏卧侯俞震恐,入粟千斛,牛、羊劳吏士。立还归郡,兴妻父翁指与兴子邪务收余兵,迫胁旁二十二邑反……—《汉书》

夜郎王问汉使的那句“汉朝和夜郎到底谁大”是在汉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而夜郎反汉并亡国是在汉成帝河平二年(公元前27年),期间相隔了92年。

牂柯太守陈立平夜郎

汉军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话虽然是宋太祖赵匡胤说的,但道理其实是相通的。

也就是说,作为中央集权的大汉王朝,汉武帝在灭掉南越,降服西南诸国,并设立牂柯郡、越巂郡、沈犁郡、汶山郡、武都郡等各郡县后,汉朝势力必然会渗入西南地区。

历经近百年的时间,西南地区在汉朝郡县制的逐步推广下,受汉朝册封的夜郎国虽然以王自居,但实力肯定会大打折扣,其控制的疆域也远不及汉武帝时期。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夜郎王兴被牂柯太守陈立设计杀掉后,他的儿子和丈人还能胁迫二十二国再次反汉,由此可见夜郎的军事实力和影响力在当时的西南地区到底有多强!

西汉设西南四郡

汪郎说:

因为山川阻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夜郎和汉朝之间缺乏必要的交流,好奇心才是“汉朝和夜郎到底谁大”要表达的意思。

夜郎到底是不是自大?

汪郎以为,站在夜郎人的角度,一个军事实力强大和经济雄厚的西南大国国君,在接见衣冠、语言都和夜郎人迥异,且浑身洋溢着威严和自信的汉使时,好奇地问一句“汉朝和我到底谁大”,算不上是自负,顶多就是好奇。

毕竟山川阻隔,道路不通,夜郎和汉朝之间,除了民间有些商业往来外,官方之间并没有文化、思想、经济上的交流,也就是说夜郎国王根本不知道一路向北,在翻越万千群山后,有一个地域广阔、物产丰饶,名叫大汉的国家,她的皇帝叫刘彻。

汉武帝刘彻

如果不是汉朝为了避开匈奴,寻求一条通往身毒国(今印度地区)、大夏国(西域古国)的新贸易通道,在长期闭塞的西南山区,夜郎国王又怎么会见到汉朝人。

不要和汪郎扯夜郎国境内有川蜀之地的商人,试问,国王会到市集去做生意吗?

元狩元年,博望侯张骞言使大夏时,见蜀布、邛竹杖,问所从来,曰:“从东南身毒国,可数千里,得蜀贾人市。”或闻邛西可二千里有身毒国。骞因盛言大夏在汉西南,慕中国,患匈奴隔其道,诚通蜀,身毒国道便近,又亡害。于是天子乃令王然子、柏始昌、吕越人等十余辈间出西南夷,指求身毒国。—《汉书》

何况在当时的西南数十国中,夜郎国确实是最大的一个。

南夷君长以十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十数,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以十数,邛都最大。—《汉书》

视野有多大,思想就有多高!

在汉元狩以前,西南地区的国家大都是以部落联盟的形态构成,在众多的部落联盟国家中,夜郎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亦或者是控制的地域,都是最强的那一个。

在没有见到汉使之前,夜郎王认为自己是最大的国家,这也是人之常情。

故而,汪郎以为,站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同。

夜郎自大,纯属历史开了一个美丽的玩笑!

【我是江东汪郎,带给你不一样的历史视觉!坚持原创,喜欢我就请关注我吧!】

西汉十三州及西域都护府全盛图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瓜子奇闻 » 从“何君阁道碑”入手,浅析“夜郎自大”的夜郎国自大的底气

赞 (0)
分享到:更多 ()